第898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谁家的孩子,瞎叫唤什么!大人赶紧给领走,一会儿伤到了可不负责!”“赶紧把这孩子领走!”“你们赶紧走!”……这些个保安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全都把针对目标指向了林昆和澄澄。林昆冲几个人笑了笑,很客气的道:“几位哥们别动气,小孩子不懂事随便的叫喊,你们别放在心上。”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玉溪,挨个递过去。

林昆笑着说:“志坚,这跟咱在部队的时候不一样,要说过去点一把火烧了这舞厅,我肯定毫不犹豫,可这现在涉及到了余叔,咱们在这边要是真把这舞厅点着了乐呵了,回过头对他那边肯定是要有影响的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林昆轻轻的咳嗽两声,道:“老婆,你别激动,姜市长在这儿呢,就是为这事来的,等咱们把她们店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,一切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林昆笑着道:“孙哥,这酒不淡,是纯正的茅台,是你的舌头喝倒了,品不出酒味儿了。”

“编,这样的谎话你都信,你小子的脑袋真是秀逗了!”林昆站了起身,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着立春恒的脑门道,“你不觉得这样的骗局很老套么,人家随便下个套你就往里钻,你这智商真不应该出来混社会!”

“哦,没学什么本事,我也不算他的弟子。说白了,我就是一普通人,珠子大哥,我这儿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看不起我,我也不愿意被你看的起。懒得和女人计较,走就是了。没想到我才一站起来,珠子却笑着说道:“这回生意可是个肥差,而且没你不行啊。”我一愣,转过头不解地望向珠子,问道:“老哥,你啥意思啊?”

这,这东海公,这也行吗?难道还真有这么无聊的人,没事叫来一帮婢女,数自己有多少根头发?“东海公莫说笑,浪费公和诸位大人的时间。”王氏显然不相信陆宁的话。

林昆其实也是故意说出那样一番话,他情商又不低,当然看得出陆婷是故意跟他开玩笑,想要看他被刺激后的囧态,好嘛,既然你个小丫头要开玩笑,那咱就陪你玩笑玩笑,看最后到底谁先露出囧态来……

“……”林昆哭丧着一张脸,真是百口难辩啊。林昆领着小楚澄离开了,沈曼也押着那个小偷从厕所里出来,坐电梯下楼的时候,沈曼感觉自己的屁股后湿湿的,随意的伸手摸了摸,猛然想起来刚才被那个流氓用那儿顶过,心里头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恶心来。

“学首是啥?”王宝乐哼了一声,低头打开灵网,一边走去洞府,一边查看,可随着查看,他的呼吸慢慢不正常了,等回到洞府后,他整个人都震撼了。

陪林昆吃早餐的功夫,林昆接到了耿军狄打来的电话,幼儿园的旅行团马上就整装出发返回中港市了,耿军狄没见到林昆的踪影,特意打电话过来问一下,林昆简单的跟耿军狄说留在沈城还有事,就先不回去了,等回到中港之后有时间找耿军狄一起出来喝一杯,耿军狄哈哈的笑道:“好,那我就先回中港市等你了,到时候咱哥俩来个不醉不归!”

刚刚我遭遇那巨人的时候,迷雾也是这样突然聚集!大家小心点,巨人可能就在我们的附近。我开口大喊,这一刻,最大的那头猎狗趁着猎户一个分心脱离了猎户的掌控,身子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入了林子内,钻入了迷雾中。

公府一起封赐了二十名典秘书,其中甘夫人和尤夫人每人调拨五人,其余十人,近侍陆宁这个国主。

“此乃祖师爷传下来的宝贝,叫做乾光镜。背面刻有阴阳之图,施法之后可照妖鬼怨气,化解人之煞念。”于老说完带着乾光镜走到了院子中,我急忙跟上,他走到院子中央,盘腿坐下,接着嘴里念念有词手指在镜面上轻轻画了几笔。随后便将乾光镜放在了双腿上,自己闭起双眼,两手放在膝盖上做莲花手势。

“老四,你可能误会了,我们都是看着恨竹长大的,怎么会是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,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我们孙家的哥四个,不管是生的儿子还是闺女,都比不上恨竹优秀,也只有恨竹能够配得上藏家、西家的公子啊。”

林昆看出了张举的心思,马上笑着说:“张校长,你可千万别误会,我是初来乍到贵镇,跟于亮那个无赖没有任何的交集,不会把你说的话告诉别人的。”

林昆走到床前,查看了一下正在酣睡的澄澄,然后才放心的退出房间,余志坚一直站在门外等他,林昆对余志坚说:“把车钥匙给我,澄澄要是突然醒了,给我打电话,我马上回来。”

酒店外的大街上熙熙攘攘,他拉着衣衫不整的珍妮就近跑到了一条巷子里,这时身后的几个人已经追出了酒店,紧跟着他们就追进了巷子里。

林昆笑着接过名片,“谢谢。”半开玩笑的道:“不过估计我不会有事找周经理,你们这儿的车都这么贵,我可买不起。”

“挺气派。”林昆笑着道,回过头对张大壮道:“就是辛苦你这个腿脚不便的了,待会儿要我说你就去找个位子,别跟这些人瞎掺和了。”

上次的事对于姜峰来说是一次契机,这次契机不但让他跟余宗华搭上了关系,还借着余宗华这杆省里的大旗除掉了黄光明,只是没想到黄光明最后关头自杀了,否则的话肯定还会牵扯出中港市一大批的贪腐官员。

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,他那从小就孤儿的身份,竟与燕京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——燕京朱家,那可是华夏红色政权开国的元勋世家,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壮大,早已经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。

李春生马上神情一凛说:“我滴乖乖,珍妮宝贝你该不会喜欢上我师傅了吧?”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韩心裹着传单站了起来,走到桌边打开了那瓶红酒,倒了两杯酒拿过来,把其中一杯递给林昆,然后举起酒杯道:“我们现在就可以喝交杯酒!”

“没有。”韩心淡淡的道,只顾着往前走,看都不看林昆一眼,就这表情不是生气了才怪呢。

这里屋舍住着的大部分都是些青年、少年,正是最争强好胜的年纪,明明连一头真正的龙都没有,却也流行比斗。

公府一起封赐了二十名典秘书,其中甘夫人和尤夫人每人调拨五人,其余十人,近侍陆宁这个国主。

林昆正弓腰浇水呢,突然听到一声温婉的声音跟他打招呼:“早啊,林先生。”

“连自己的名声名节都保不住,你将来如何保得住这座四面楚歌的祖龙城邦!”黎家主怒道。黎云姿还是没有说话。黎家主人见她这样沉默,反而更是恼怒……但很快这位黎家主人又将自己将涌上喉咙的怒火给压了下去。

王宝乐眨了眨眼,继续看去,直至将这上面的文字都看完后,他的身体僵住了进而开始颤抖起来,他的目中露出强烈到了极致的激动。

“师傅,等等我!”李春生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,跟着就追了上去。这小子从小就喜欢金庸、古龙的武侠小说,一心想要当个盖世的大英雄,林昆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实现理想的照明灯,所以他必须抓住了!

林昆心中暗说:“女人还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啊,明明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。”他心里可一直都牢记他跟林昆的约定,为了澄澄他们俩不可以假戏真做,索性他也就不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了,能看出来林昆已经不生气了,这就已经够了,他笑着站了起来道:“嗯,知道了,我去院子里陪澄澄玩了。”

“爸爸,我要嘘嘘。”刚到电梯门口,小楚澄突然仰起头说。“刚才在餐厅怎么不嘘嘘?”林昆笑着问。“刚才不想,现在突然想了。”“额,好吧,你知道卫生间在哪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