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儿子,你觉得孙大大怎么样?”林昆笑着问,他这么问不是想要从澄澄的口中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答案,而是有意培养澄澄去思考人性格。

阿东静静的站着,脸上一阵颓丧。林昆还是领着章小雅一起打车到了农贸市场,他真怕不领这小妮子来,等晚上的时候她真端着一盘饺子或者其他什么的出现在他家门口,林昆是肯定不能吃他的醋,关键是怕对小楚澄影响好,影响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,既然白纸黑字签了合约当爸爸,那就得当个像样的爸爸。

林昆笑着刚要回答,却被澄澄给抢了台词,小家伙自豪的说:“我爸爸刚退伍回来,他以前是军人,去过世界上很多的地方,坏人们都怕爸爸!”

男子甲盎然道:“自负!”话音刚落,余志坚的大巴掌就冲男子甲挥了过来,周围的空气顿时被带起了一阵风,就啪的一声清冽的响声,实实的抽在了男子甲的脸上。

李春生皮肉金贵不假,但他誓要习武成为大侠的心绝对炽热,林昆云淡风轻的一席话,马上就激起了他心中对理想的不卑不亢,牙根一咬马步就扎上了。

余宗华不太喜欢喝茶,但不得不承认,喝茶能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人的习性,可以让一个人慢慢的变的更加沉稳,就像那渐渐泡开的茶叶一样。

林昆躺在浴池里泡着舒服的温水澡,这时候要是能来根烟抽抽,当着你是惬意的不得了,但为了不呛到小楚澄,他还是把烟瘾给捱了下去。

秦筱安揽了揽被吹乱的头发,随即垂首苦笑,是她太想念那个男人了吧,肯定是认错了。

“有事!”余志坚嘴角冷的一笑,他本来就看许大头不顺眼,趁这个机会戏弄戏弄他是必须的,余志坚抬起手臂冲许大头晃了晃,轻佻道:“骨折了。”

林昆又蹲下了身子,笑着对小楚澄道:“澄澄,还记得早上爸爸跟你说过的么?谁要是敢欺负你和妈妈,爸爸就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。”

楚相国哈哈笑道:“老胡啊,你夸张了吧,我不信他真敢炸飞你这漠北一号首长的小二楼。”

王兰抱起了澄澄,越看这小家伙越可爱,澄澄本来长的就是晶莹剔透,像个白嫩的陶瓷娃娃一样,王兰看向余宗华,余宗华看着澄澄,然后老两口目光对视闪闪发光,又一起将谴责的目光看向了余志坚,眼神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,余志坚马上机灵的一个转身,朝屋里走去,边走边向屋里喊道:“刘婶,刚才送回来的那条狗,炖上了没有啊?”

“爸爸!”小楚澄着急的大叫一声,林昆抱住小楚澄,不让他跑到林昆的身边。

“嗯。”林昆微笑着点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,后天下班我早点回家。”

其中两个被挤在最前头的警察,娴熟的掏出了手铐,刚要上去拷林昆,屋里突然响起了很复古的儿童歌曲: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……”

“你儿子是哪个幼儿园的,我马上赶到!”“市中心幼儿园。你来可以,但记得换上便装,而且不能开警车,也不能带手下,要是惊动了那两人打草惊蛇,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”林昆叮嘱道。

说着,李春生问向珍妮:“珍妮,别开玩笑了,你快跟警察同志解释啊,咱俩是男女朋友啊!”

徐有庆刚才带人上楼的时候,就看见有两个警察在敲李春生的房门,自己的辨别之后,没有认出这两个警察是谁,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两个警察会有什么猫腻,只当是凤凰镇派出所里新招来的,让手下冲进房间之前,徐有庆特意交代过,不用给那两个警察的面子,也不要提自己的名号,冲进屋里之后就把李春生给拖到走廊里打,他好躲在暗处看热闹。

林昆笑着答应道:“余叔,余婶,你们放心吧,志坚要真去中港市投奔我,我一定好好带他。”

林昆笑着坦言:“以后在你面前矜持点,尽量保持距离,免得日后弄巧成拙,伤害到了澄澄,既然当了这个职业奶爸,我就必须尽职尽责。”

阿牛一家方才由自己的奴仆陪着在这处繁华之地闲逛,是以,二姐在附近的质库遇到阿牛一家,再正常不过。

余宗华在电话里隐讳的向姜峰表示,他会在革命事业发展的道路上尽可能的多给予他支持,他以后遇到了什么阻碍,都可以直接向他汇报。

吃过早餐,林昆开着林昆那辆红色的卡罗拉,把母子俩送到了各自的地方,然后自己打车回到了别墅区,拎着个小水桶开始给菜地浇水。

林昆笑着道:“是啊。”孙志尴尬的笑着道:“我没出什么洋相吧。”林昆笑着道:“没有,就是喝了两杯我给你倒的茅台之后,就睡着了。”

林昆不由的在心里赞叹,这姑娘起了个英文的名字还真就不一样,跟西方人一样的开放。

林昆此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,待会儿一定要叮嘱儿子,不能让他把自己给林昆人工呼吸的事儿说出来,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面对这臭流氓!

林昆盯着珍妮的眼睛看了能有五秒钟,他微微的眯起眼神,在透过珍妮的双眸来看她内心的变化,如果刚才她说了谎,那她一定就会内心恐慌,可最后林昆只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愤怒、怨恨、坚定的色彩。

林昆看看周围道:“张校长,能找个地方坐坐,我们单独的聊聊么?”张举心里越来越疑惑了,笑着说: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,我跟老冯也都是老交情了,你跟我不用那么客气。”他说的这倒是心里话。

财政权不消说,重中之重拿到手里。账目更要清楚明白,而刑狱,则是最能令百姓直观感受到统治者统治风格的,所以,自然都要有自己最信任的人盯一下。

在马路上闲逛了一会之后,林昆开着车到了农贸市场,合计着去看看张大壮,上一次久别重逢,就坐在一起干唠了一下午,他琢磨着这次过去请那夫妻俩中午到外面吃点饭,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他们的。

“可是……”沈曼不服气的道,林昆刚才一番羞辱她,要是就让他这么白白的出去了,不给他点颜色瞧瞧,她堂堂南城区的暴力女警花,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恶气。

余宗华停顿了一下,林昆趁机问道:“余叔,那你的意思是?”余宗华道:“林昆啊,你之前都是在部队里,对地方的政权可能不太了解,每个领导的手底下都得有自己的人,这样自己所处的位置才能稳定,我是想如果姜峰是块料的话,我倒可以考虑考虑栽培他一下。”

沈曼开着警车过来的时候,围观的人群还没散,五个山寨的秃驴,为首的那个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,剩下的四个都重伤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,可见林昆刚才的出手有多重,看到这五个山寨和尚,再听周围看热闹的人一说,沈曼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最近她也接到过假和尚行骗的案件,于是吩咐一起过来的两个民警,上去把这五个山寨和尚全都给拷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