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昆再次气节,不过也实在拿这个臭流氓没办法,只好悻悻的从衣柜里拿出睡衣,回过头一看,却见林昆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她。

一路上三三两两前往学堂的学子众多,一个个都心中期待,脚步轻快的时而交谈,可在看到了穿着红色道袍的王宝乐后,纷纷一愣,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,顿时就纷纷神色变化,低声讨论的话题,也都不由得转移到了王宝乐身上。

把旅行袋和行李箱都放到了后备箱里,林昆笑着对冯佳慧说:“上车冯老师,咱们出发!”

林昆将身上的霸气收敛,咧嘴一笑,又露出几分市井无赖的表情,走上前去拍拍于亮的肩膀,于亮这时仍有些畏惧,不过马上就回过神来了,看着眼前一脸痞气的林昆,他甚至产生了错觉,刚才自己没看错吧?

林昆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,孙志眉头突然一皱,指着林昆手里拎着的水壶说:“林昆兄弟,不对不对,你不说是茅台么,这……这看上去怎么……”

坐在蒋叶丽旁边的疯彪,则是彻底的傻了眼,他眼巴巴的看着跪在擂台上的阿虎,又看向了一旁的林昆,一股浓烈的杀气在他眼眶里蔓延,但很快又被他压制了下去,今天这场擂台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,不会再有人上去挑战,疯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咬牙冲身后的小弟吩咐道:“快去把阿虎扶下来送去医院!”说完,他率先向地下拳场的大门外走去。

林昆站了起来,那人暂且停止了攻击,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,满脸萧杀之气。

“林先生,没休息?”韩心先笑着跟林昆打招呼,晚上吃过饭之后,两人之间熟悉了不少。

小海东青目光感激的看着林昆,此时从它的眼神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凶戾之气,林昆抬手摸摸小海东青的头,它竟像个孩子一样咯咯叫了两声。

等电话的另一头骂完了,丁队长这才敢小心翼翼的出口气道:“许局,今天晚上的事确实是我工作上的疏忽,我深刻的检讨,并马上把人放了。”

冷月如钩,在清冷的月光下,林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他躺在三楼阁楼的大床上,望着全景天窗外的璀璨星空,心底的思绪一片的凌乱不堪。

“没事,儿子,男子汉大丈夫,不见过血怎么当男人。那些人都是坏蛋,他们害了不少的人,爸爸那是替天行道。”林昆慈蔼的摸着澄澄的头道。

“楚澄你个小崽子,给我站住!”一家三口刚要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,声音是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的,嗓门很大,听起来十分的愤怒充满敌意。

齐鲁棉已经被大面积推广,部分禁军军卒的冬衣,已经开始用棉,当然,并不普及,主要供应河北、河东和京戍三大营。不过赤虎军入黔的三营,也临时调拨了些棉衣过来。“大人,我不冷!”张行龙精虎猛的,还跺了跺脚,更有些兴奋的问,“现在就动手吗?”此处距离石阡寨十余里,距离赤虎军新驻扎的求雨山军寨,有二十余里。

……几个妇人倒是嘀咕着就这么看着正向桥上走去的叶灵儿说落。“你们这些长舌妇,别人怎么回事干你们什么事?有时间在这议论这议论那,怎么不看看自己?我叶灵儿被人抛弃了又怎样,但我告诉你们,我这次离开,绝对会让你们刮目相看,哼……”

小楚澄嘿嘿的笑了笑,旁边林昆的脑门上已经垂落下无数道黑线,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了混世魔王,但这时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嗯。”冯佳慧笑着说:“他是楚澄的爸爸,喏,就是那个最漂亮的小男孩的爸爸。”顺手指了一下一旁的小楚澄,只见小家伙和苏有朋、孙洋站在一起,三个小家伙的脸上全都是一副极其崇拜的表情。

也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,两个漂亮的惹来镇上无数人倾慕的女子将话题引到了林昆的身上,这已经不是她们之间第一次谈论那个看起来痞气的男人了,实际上他在关键的时候总能表现出令人超乎想象的霸气来。

柳道斌身体瞬间发软,小白兔、杜敏以及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目中露出极致的恐惧,哪怕红衣少年,也都在这一瞬脸色突变。

胖子的力量用尽,被疯狂的白面怪人挣脱开来,中了一刀的白面怪人向我扑了过来,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将我压倒在地。我能够闻到腥臭味扑面而来,它的嘴巴一定就在我的面前!为了活下去,也为了兄弟,我没有多想对着白面怪人的肚子狠踹一脚,它的身子被我踹开,我凭着感觉一下子压到了白面怪人身上。黑暗中它在嚎叫,而我却摸索到了兽骨匕首,双手紧握匕首,拔出来后对着白面怪人的脑袋狠狠刺下!

“啊哦!”这是一声闷吼。林昆的脸色唰的一下绿了,抬起双手捂住小楚澄的脑袋,其实是想捂住他那受伤的老二……痛,这可是真的痛啊!

说真的林昆此时怕了,他不是一个悲观的人,但也不由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,后背上的汗毛不由的就竖了起来,如果是在陆地上,别说这么一条五米长的鳄鱼,就是再来两条他也丝毫不惧,可在水底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“大侄子啊,这天才刚亮呢,你有什么事么?”冯远志站在门口道。“没事,就是早上起来突然饿了,想来老丈人这吃点包子,老丈人你快开门啊!”

小海东青的爪子松了松,就准备向网兜走过去,这时山顶上突然传来了呼喊声,那喊声是韩心用导游麦克喊出的:“林昆,澄澄,你们在哪?”

“你就是漠北的那只小狼!?”大光头声音粗犷的问道,气势威人。这边打起来了,马上吸引来了众人的目光,远远的陆婷也向这边眺望过来,看到了壮汉那颗白花花的秃瓢后,她的秀眉顿时轻蹙了起来,到底还是没能劝住这头桀骜的东北虎,一场虎狼之争摆在面前在做难免了。

林昆的心里有些凌乱,这到底是该感慨孩子早熟呢,还是感慨孩子天真呢?

正常来说,林昆晚上是不健身的,她晚上一般吃的都比较少,但今天因为林昆炒的菜太好吃了,她一下子没把持住,就多吃了半碗米饭。

现在,徒手对付八个手持匕首的西域扒手,对于她来说无疑等于送死。八个西域扒手面色阴森,看向沈曼的眼神里充满了淫邪,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警花被他们逼在了死胡同了,那还不是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。

林昆和林昆同时一怔,眼神不由自主的触碰了一下,然后一起看向澄澄,然后两人脸上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,林昆溺爱的摸着澄澄的小脸道:“好样的儿子,那爸爸的后半生就全靠你了,你要保护爸爸呀!”

林昆不由的停下了脚步,最近最让他头疼的就是林昆的生日Party,他一个农村生活了十八年的土包子,漠北服役了八年的沙漠野人,对于什么Party之类的东西,完全是一无所知、两眼摸黑,既然眼前这小子说他在行,倒不如留下来先听听他的意见,反正也不用花钱。

再往下看,又有钱二百贯,细锦一百五十匹,绢三百匹,金银若干,米二百石,豆四十石,酒、糖、油等等若干。刘家钱库、物库、粮库里肯定不是就这些积财,但这种明面上的财富,自然会有部分被充公抄入海州国库,所以留下的,看起来还挺整数的。

小楚澄继续仰着脑袋道:“阿姨,前两天晚上我见过你,你差点被坏人抓走了,是爸爸打倒了那几个坏人救了你。阿姨,你是来找爸爸的么?”

抿了一下唇角滚落下的汗渍,咸咸的涩涩的,李春生眼巴巴的看向林昆,喉咙本能的咽了一下,那冰镇啤酒的香味传来,就像春天麦地里的沁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