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现在回想起来,倒也有些庆幸,幸好当初自己紧要关头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了,否则的话,自己的初夜也要奉献给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蛋了。

林昆把瓶子挪开,就地坐在了沙发上,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洋酒,倒在了旁边的杯子里,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,看着惊魂未定的胡大飞道:“老板,别在这愣着了,快把钱拿来吧。”

这两天之前找他麻烦的疯彪没有什么动静,这令林昆挺满意,至少在他看来,那个刀疤脸的混混还算知道轻重,要是再敢找他麻烦,他肯定一把火烧了那六层高的独楼,老子漠北的狼王一枚,混江龙一条,还怕那些小混混不成?

小楚澄抿着嘴唇点头,眼眶中泪花闪闪。林昆又笑着道:“可爸爸不能打小朋友,你再去把骂你的那个小子揍一顿,记住要用拳头,不能用指甲,明白了么?”

刘小刚和澄澄是同班同学,刚才在车上的时候,林昆一直也没注意,领着刘小刚的不是刘刚,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,长的白净水嫩韵味十足。

林昆暂时被搭理他,蹲下身来看澄澄腿上的伤,林昆这时跑了出来,心疼的问道:“澄澄,疼么?”

“自己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!?”林昆在心里吃惊的自问,一股说不出的恐惧感紧接着就将她淹没了,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乱了阵脚。

看着章小雅一脸灿烂的微笑,像一朵迎风招展的雏菊花,林昆表情发愣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随即问道:“妹子,你有空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刚毕业那一年,我在县城里混了一年,第二年就去了部队,一待就是八年,然后……”林昆深吸了一口烟,吐出了个烟圈,“就现在这样了。”

“冯老师,那就拜托你去跟院长说一下。”林昆道:“我是想,外面的那两个人要真是想对澄澄不利,我今天把澄澄接回家也没用,他们明天后天还会再来的,与其这样被动的提防着他们,还不如主动出击把他们给揪出来!”

“你不就是那美酒么?”林昆语气灼热的道,他浑身的血液流速加快,这一刻他骨子里的那些涌动的血液,仿佛被欲火点燃了一样。

“洛先生,您刚刚说在下的这幅画是假的?”叶天正能够有如今的地位,自然不是傻子,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,化解了尴尬。

林昆松开了林昆的后脑勺,她那如丝般柔软的发丝在手里留下一片余香,林昆的脸颊已经通红通红的了,虽然她跟林昆之前险些擦枪走火过,可自从两人明确了关系不越界之后,她一直都是很矜持的。

晚上睡觉,小楚澄还是睡中间,林昆和林昆睡两侧,三口家合盖一个大夏凉被。

“嘿,美女,你们长的真漂亮,留个电话号码吧!”

云姿小姐,属下办事不力,让您受了委屈……云姿小姐不用在意他人看法,重回黎家之后,我会更加努力成为黎家的中流砥柱,到时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令尊将云姿小姐许配给属下。我……我罗孝,是真的对云姿小姐一片真心,我……现在说这些是有些唐突冒犯,不过我会用实际行动来向您证明,云姿小姐,请给我一些时间。”罗孝说着这番话,显得有些结巴和紧张。

付国斌的外孙赵洋,李春生的外甥苏有朋,也跟着一起凑了过来,别看付国斌平时很宠小赵洋,以前可从来也没在学校里给他开任何的小差。

守在门口的两个民警退了出去,董海涛黑着一张脸坐下,那名女警也跟着坐下。

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别墅区,什么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,这些在别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组织,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,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,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爷子之手。

“我问你为什么啊,二黑哥他是不是你杀死的!”孙恨竹大声地道。“小姐,别逼我!”卓美冷冷地道。“你开枪吧。”孙恨竹冷冷地道。

“好的,余叔。”挂了电话,林昆皱了皱眉头,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,但经过这么一折腾,发现连省部都无法查阅到自己的档案信息,又实在是太蹊跷了。

“98,63,99。”林昆突兀的出声道。“嗯?”男警察眉头一皱,瞥了林昆一眼,趾高气昂的叱问道:“我问你了么,说的什么玩意儿!”

韩心的脸更红了,她可一向都认为自己很年轻,自己也确实年轻,在她的眼里,澄澄就应该叫她姐姐,结果这爷俩一人一句阿姨,难道自己真的就是阿姨了么?

林昆笑着打断道:“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,你不用放在心上,咱们还是同学,是朋友。”

小楚澄这时打完了游戏,抬起头,接着话茬道:“爸爸,你放心吧,我会保护好阿姨的!”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,道:“好,我的小英雄,你得听阿姨的话,知道么?”

一些山兽陆宁也叫不上名字,怕其中肯定有后世的保护动物甚或灭绝的珍兽,陆宁虽然对口舌之y u并不在乎,但也拿起筷子尝了尝。

他抬起脚,地上是一只看起来和寄居蟹有些相似的昆虫,背部背着一块石头,不过这石头已经被珠子踩碎了。昆虫本体也已经四分五裂,我奇怪地问道:“珠子大哥,你刚刚叫它火虫子,你认识这玩意儿?”

此刻拿着身份玉牌,王宝乐在门口守卫的检查下,顺利的进入了会所内,他来的时间较早,此地人群并非很多,在这里漂亮的服务姐姐的引路下,王宝乐走入了三号拍卖场内。

等祝明朗走进去的时候,正巧看到一头两米长的大狼灵,正凶残的咬住一只牛灵的脖子,鲜血从大狼灵獠牙之中渗了出来,画面倒有几分血腥。“我认输,我认输!”李少颖声音都带有几分哭腔,急急忙忙跑上去。

所有人这时都向林昆看了过来,一个个的脸色都不是很友善。林昆没有靠近赌桌,而是就地抽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手指头在桌上轻轻地弹了弹,冲旁边站着的小服务员道:“来杯茶水。”

韩心冷嗤一声没说话,冯佳慧性子比韩心软弱,看着三个小青年一副不善的面容,没敢吭声,倒是四个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,澄澄先说道:“丑八怪叔叔,你们还是赶紧走吧,一会儿我爸爸回来了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那老朽也不客气了,既然洛先生开口了,老朽确实有一事相求。”叶正天的狐狸尾巴转瞬间就露了出来。